香江忆旧录后大刘时代:七位子女和红颜知己们近况如何?

2022年的苏富比春拍即将在4月23日开始,这一次的预告里又看到了老朋友刘銮雄,他将贡献出自己珍藏多年的瓷器,领衔的是一件明朝的青花罐,价值不菲。

刘銮雄是收藏界大鳄,用苏富比的形容:“刘銮雄之名,在环宇收藏界中堪称出类拔萃的标志。”就连苏富比亚洲区主席仇国仕也说:“刘氏从显赫旧藏中严选珍瓷,所蓄器物,无不超卓,堪称朝代品类之冠。”

这么高的评价,可见刘銮雄的家底有多厚。最近这几年,刘銮雄一直在卖宝贝,红酒、名画、瓷器、家具,算起来成交了将近8亿元。

举个例子,光是家里收藏的红酒,刘銮雄前前后后已经拍卖了三场,每一场都成交额巨大,刚刚结束的第三场就卖了2400万。

▲常玉珍罕裸女群像《绿色背景四裸女》:2005年以1630万元购入,至2020年7月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售出,套现2.58亿元。

此外,他还有大量的世界级收藏。比如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在1892年的作品《Te Poipoi》,2007年以3920万美元购入:

▲《北国风光》还有一个版本,就是吴冠中创作的北京机场壁画草图,图为1979年,吴冠中(中)在机场壁画《北国风光》草图前。

刘銮雄还有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比如2010年香港佳士得“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秋拍上,以1.2946亿元拍下一对“清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

2012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08亿港元的价格买下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创出了汝窑拍卖的世界拍卖纪录。

这些顶级收藏,意味着刘銮雄的财富确实已经达到惊人的级别,即便如今他手下的地产公司华置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是富豪的财富却并没有因此缩水,艺术品收藏的升值空间更为巨大。

巨大的财富,也意味着潜藏着巨大的家族纷争。前几天我们写了刘銮雄长子刘鸣炜结婚的事情,后台读者们留言要看看老刘家其他人的现状怎样了。他的那些孩子们都长大了吗?曾经搅动过香江春潮的红颜情人们,如今都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对刘銮雄的财富有没有什么想法?

记得有小伙伴说,90年代小时候电视上播的是这一家人的八卦,没想到现在还是这一家人的八卦。只能说,有些人天生就是要活在人们的注视和谈论中,不管他做哪个行业,最终的归宿都是娱乐行业吧……

在众多的香港豪门少奶奶中,论传奇经历,甘比一定榜上有名。可不嘛,最开始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娱乐记者,住公屋,起早贪黑地去蹲守明星出没,没想到有朝一日交往了富豪,多年隐忍付出,终于修成正果,直接晋升成为香港女首富,家里大大小小的亲戚全部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经典一幕,刘銮雄的原配宝咏琴患癌住院,采访她的竟然有甘比,那时甘比还只是芸芸狗仔队中的一员,而谁又能想到整日里追名媛的女记者竟成香港顶流富商的第二任太太,这张照片可谓意味深长了,关键是,甘比是亲眼见证了刘銮雄对待发妻有多么冷漠,结果还义无反顾地和他走在一起……

纵观大刘的历任红颜知己,要论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在旧式封建婚姻模式里成功上演“甄嬛传”,不得不说甘比的确是双商最在线的一枚。在别的女友都忙着买爱马仕和大肆炫耀的时候,甘比却很早就开始谋划着如何稳固自己的位置,而且她最擅长的就是以退为进、曲线救国。

有一件事是别的女友都没有做到的,就是她最先着手安插娘家人进入到刘銮雄的核心生活圈。

甘比出身低微,家中有姐妹花三人,分别是大姐陈诗韵,老二陈凯韵即甘比,小妹陈诺韵。

▲甘比的爸爸陈遂明,年轻时酗酒家暴,和母女关系都很冷淡,甚至还把母女赶出家门过。甘比荣华富贵之后与父亲基本断绝关系,2017年父亲曾接受过记者的采访,住在破烂不堪的房子里,控诉母女对他不管不顾。

和大刘恋爱后,尤其是生了孩子之后,她的妈妈首先被叫过来照顾甘比的生活,平时就是帮她带带孩子,打理打理家中事务,是甘比最贴心贴身的亲人。

直到现在,甘比妈妈仍然是大刘家中最重要的家庭成员之一,去年甘比晒出照片,一家人去加拿大休养,兼顾探望姑姐,也有妈妈在身边,可见妈妈和她的生活已经融为一体。

姐姐陈诗韵,在妹妹的资助下得以出国留学,获得了美国管理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士学位。2002年毕业回港,马上就被介绍加入华置,主管公司的地产业务,包括销售部总经理等职位。

2015年正式代替刘銮雄长子刘鸣炜,成为公司行政总裁,负责集团整体运营及日常管理工作(刘鸣炜为什么会被替代,可阅读上篇文章了解, 这里可回顾 )。

姐姐进入华置,正值甘比和吕丽君胶着战斗的那些年,而那时甘比是处于下风的,大刘在台面上的女友依然是吕丽君,她还是华置的执董,非常风光;甘比隐忍在大刘背后,没有任何名分,只是默默地为大刘生孩子。

但是甘比并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力量,有了姐姐的帮助,一直在华置做得很好,直到2015年吕丽君战败,辞任执董,全面退出大刘的生活,姐姐马上就能接手做执董。甘比姐妹花取得完胜。

姐姐直到2021年才辞任,那时甘比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刘太,根基已稳,于是由甘比接任,全面掌管华置大旗。姐姐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

妹妹陈诺韵也一样,她持有伦敦布鲁内尔大学商业及管理学学士学位,以及伦敦经济及政治科学学院传意、资讯及社会理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同样被安华置,从市场推广做起,后来也位列执董。

所以,甘比并不是单打独斗由草根逆袭,这背后有妈妈和姐姐妹妹三个人的合力帮衬,在和吕丽君交战的那些年里,姐姐妹妹于公于私都在尽力地帮助着她,最终助她坐稳刘太位置。

尤其在生活方面,更是不遗余力地照顾着甘比。犹记得甘比二胎生儿子的时候记者拍到的画面,那时甘比已经进入养和医院待产,而大刘却和吕丽君以及女儿刘秀盈去福临门吃饭:

姐姐陈诗韵那时候自己的儿子还很小,仍然分出很多时间,拖着自己的儿子去甘比家,照顾甘比的女儿。

嗯,看到这里,就会知道,甘比目前在华置的生活,是相对来说比较安心和顺心的,她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力量团,身后有三个娘家人,同时又自己生了三个孩子,手握华置大权,基本上已经是整个华置的最核心的人物。

而且甘比有一个“大杀器”那就是她的女儿刘秀桦实在是太受宠了,大刘有众多子女,但是最爱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刘秀桦(Josephine)。

▲送给刘秀桦第一颗钻石是2009年在日内瓦苏富比拍卖中投得的7.03克拉稀世蓝钻,命名为“Star of Josephine”,是秀桦的生日礼物,当时的市价是7400万港币。

讲真,在刘秀桦刚刚出生时,她还没那么受宠,当时大刘最爱的还是吕丽君的女儿刘秀盈(就是甘比生孩子时大刘还要陪着吃饭的那个女儿)。

2014年他为刘秀盈买下两颗钻石,其中“The Zoe Diamond”是一颗巨型蓝钻,价值2.5亿,是当时最贵的蓝钻。

不过到了2015年随着大刘和吕丽君开撕,刘秀盈和刘銮雄的父女关系也急转直下,大刘还抱怨“女儿就是来讨债的”“见到我也不叫爸爸”之类……关于刘秀盈和吕丽君的事,咱们稍后说。

随着吕丽君的退出,甘比的女儿刘秀桦才成了大刘的心头肉,那几年刘銮雄对这个女儿可谓是捧在手心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刘秀桦喜欢英国小歌后Connie Talbot,Connie来香港开新歌发布会,那时甘比已经即将临盆,大刘还是召集全家人陪小公主听歌。

大刘给刘秀桦买钻石的当天,又买下位于渣甸山高士美道5号的豪宅给爱女,价值约4.6亿港元,当时这波操作震惊了海内外,光是这一天,刘銮雄在女儿身上花了近10亿,外媒都在报道,香港亿万富豪在24小时内创下两项记录。

2018年,刘銮雄又将手下的东半山豪宅肇辉台12号售予甘比,并且将其命名为“秀桦阁(Josephine Court)”。

这还没完,后来大刘又买下一层顶楼花园,命名为“刘銮雄·刘秀桦空中花园”……

▲媒体形容:以金钟的天际线为背景,刘銮雄和刘秀桦的屋顶花园是一个宁静的户外场所,是 Tod Williams Billie Tsien Architects 设计的亚洲协会香港中心低调优雅的设计的一部分。

刘秀桦就是在这样的宠爱中长大,相比起宝咏琴的两个孩子,甘比的孩子们显然过着更幸福的生活。刘銮雄年纪大开始喜欢安稳的生活,孩子们又有众多亲人贴心的照顾,成长得很开心,现在女儿14岁了,依然非常受宠,感叹一句这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吧。

▲现在女儿已经进入青春期,甘比很少po出女儿的照片,但看得出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

常常跟着妈妈去做慈善,帮助小孩子和老人,也开设了个人社交账号,没事发发啥的,长相不错很耐看,有点婴儿肥,是个招人喜欢的小姑娘。

如今进入青春期,甘比开始有意保护女儿的隐私,很少放出全脸照,刘秀桦也开始和妈妈一起参加时尚活动,看起来母女关系也很亲密。

甘比后来又生下儿子刘仲学和小女儿刘秀儿,如今分别为9岁和4岁,儿子很少露面,女儿有时会出镜一下,都很可爱。

与此同时,甘比也过着风光无比的生活,尽管华置这两年的日子不好过,亏了一些钱,但是刘銮雄和甘比也在到处售出股票房产,自己的荷包还是满满当当,甘比的生活并没怎么受影响,依然活跃在公众视线内,来往的都是名流巨富。

除了各种与政商名流、明星的合影之外,她也常常晒出与各大奢侈品牌关系匪浅的照片。甘比喜欢企鹅,于是每当生日或各种节日,各大品牌都会送上别出心裁的企鹅套装:

私交的话,也与艺术家们来往颇多,这也正常,著名藏家是艺术家们要争相笼络的人,比如她和村上隆就关系很好,常邀请对方来家里做客。

气质也有了明显的改变,和最初的畏畏缩缩、哪怕拎着爱马仕也透出浑身不自在相比,现在的她更喜欢穿简约高级的服装,以各种衬衫为主,配饰也清雅,力求低调但不简单。

在甘比的“甄嬛传”上演之前,吕丽君和女儿刘秀盈那就是妥妥的女王和公主,走到哪里都有人伺候。尤其是女儿刘秀盈,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小时候长得可爱极了,还有俩酒窝,大刘对这个女儿十分喜爱。

后来撕破脸之后,大刘还吐槽过吕丽君爱慕虚荣,把所有的爱马仕都放在透明柜子里摆在客厅炫耀……

吕丽君和刘銮雄的故事,我们以前讲过多次( 这里可回顾 ),这里就不展开说了。我们知道的是,刘銮雄在2015年完全放弃了吕丽君和女儿刘秀盈、儿子刘子锋,在声明中他说考虑到孩子年幼,会提供赡养费,以及提供大宅供子女们居住,至于财产、房产、股份,则一概没有。

2017年分身家的时候也的确如此,大儿子刘鸣炜以及甘比和孩子们都有份,而吕丽君这边则一字不提。

有媒体统计过吕丽君现在持有两栋豪宅,但后来经媒体报道,这些豪宅只是暂时居住,吕丽君并没有产权。“报导指吕丽君曾居住的白加道31号A独立屋,实为刘銮雄当年借予吕丽君的父母居住,二人分手后,吕丽君曾于2015年以租客身份租用一年,后来吕丽君父母在2016年9月前搬走。”

▲吕丽君和刘銮雄曾经的爱巢,山顶白加道31号,吕丽君的爱马仕展柜就是在这里。

后来吕丽君晒过自己住的豪宅内景,还有媒体说这其实是甘比名下的房产,吕丽君只是和孩子们住在这里罢了,等孩子们成年之后,说不定又得还给甘比。

但不管怎么说,刘銮雄在坊间的口碑还是蛮大方的,再怎么争吵谩骂,吕丽君也不至于过得太惨。

至于现在,吕丽君改名了,叫吕姵霖,成立了基金会,生活看起来很舒适优渥,热爱运动,常常练瑜伽,还热衷于双人瑜伽,在大自然中做各种高难度动作,十分专业。因为和做过双人瑜伽,还被媒体说有新恋情,但目测应该只是单纯的瑜伽伙伴而已。

从她的社交账号中来看,平时并无太过突出的社会活动,网上搜索“吕姵霖基金会”也没啥大新闻,她的生活一半时间来做瑜伽,一半时间陪孩子。

前面不是说了吗,刘秀盈曾经很受爸爸宠爱,但后来父女关系转淡。刘秀盈一度也改了英文名,原来她叫Zoe,大家都知道Zoe是大刘的女儿,现在改叫Aspen(杨树的一种 ,挺拔坚硬),看起来也要和刘家划清界限。

走的是艺术路线,目前在学习芭蕾舞,平时喜欢弹吉他和唱歌,是个文艺小青年。

▲刘秀盈晒出和妈妈吕丽君的合照,看起来很像姐妹,大刘的基因还是强劲,刘秀盈长得和同父异母的大姐刘秀融像极了。

虽然是被爸爸“放弃”的女儿,但是刘秀盈最近却有一个很明显的动作,她连续发出两篇长文,晒出和爸爸的温馨旧照,回忆了当年和爸爸的甜蜜往事,主动靠近了爸爸,看起来父女关系也有了变化。

原配宝咏琴生了两个孩子,分别是刘鸣炜和刘秀融,两个孩子在父母的剧烈纷争中长大,儿子刘鸣炜一直站在妈妈这一边,可女儿刘秀融却不如此。

在爸爸妈妈离婚后,妈妈宝咏琴陷入了一桩桩不靠谱的恋爱( 可阅读上篇文章了解 ),那时的刘秀融和妈妈常常爆发争吵,于是就跑去投奔了爸爸。

这么多年,刘秀融最神奇的一件事是她经历了刘銮雄的历任红颜知己的生活,从最开始的王颖妤,到后来的吕丽君时代、甘比时代,可谓是流水的后妈,铁打的闺女。

刘秀融1983年出生,后来被爸爸送去国外读书,先是在瑞士读本科,后来又去了美国读心理学硕士。

她一度是香港娱乐圈很神秘的女孩,大部分时间在国外读书,偶尔回国,就是陪爸爸去福临门吃饭,后来大刘身体不好,也常常陪他去医院等等。

因为从小就目睹了妈妈的奢侈生活,刘秀融很早也开始痴迷于珠宝华服,喜欢奢侈品大牌,一度也是ball场常客,身上的爱马仕换个不停。

她在美国读大学时还被时尚杂志报道过,但很奇怪的是,明明文章里的介绍说她是“Chanel fan”,但配图却是个爱马仕包包。

像许多在国外留学的大学生一样,Jade Lau 穿着牛仔裤、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做志愿者、自己洗衣服并在放学期间探望家人。但这位说话轻声细语的年轻女性还有一个其他大学同龄人很少分享的旷课理由:时装秀和试衣。

自 2005 年以来,Lau 一直是 Chanel 的常客——新一代客户的象征,主要来自远东和俄罗斯,他们正在保持高级时装的发展。

Lau 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头发一洗即走,化点淡妆,很少装腔作势,当她回忆起她第一次遇到世界上最昂贵的衣服时,她眼前一亮。由于她已故的母亲 Theresa 是 Chanel 高级珠宝和成衣的重要客户,Jade 受邀参加了在巴黎时装屋举行的 2005 年秋季时装秀。

之后,她告诉她的父亲、香港房地产巨头刘銮雄,她非常喜欢 Karl Lagerfeld 迷人的外套和礼服展示……

刘秀融硕士毕业后就进入了大都会美术博物馆(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工作,这么多年来,她是个很神秘的富二代,大概因为她常年在国外生活,所以在香港并未留下神秘踪迹。

不过台湾艺人小祯曾经在《康熙来了》中爆料过香港富商之女的故事,被人们认为说的就是刘秀融。

小祯说她曾经就读于世界上最贵的私立学校,瑞士的“玫瑰庄园”,也就是著名的“LE ROSEY”,一学期学费400万台币。

小祯还说过同班同学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讲了“臭名昭著的韩国首富三姐妹”的故事,说她们傲慢无礼炫富之类,后来观众扒出说的是“大韩航空三姐妹”,不过这个信息有点对不上,大韩航空的确有一对很任性的姐妹花,但只有两位。

其实这个故事也并不怎么劲爆,就是富商之女喜欢的男孩和小祯谈恋爱了,然后富商之女带人去恐吓她。

不过大家都在热衷于猜测这个富商之女到底是谁,和小祯年龄差不多(1983、1984左右出生),又读过瑞士玫瑰庄园的富商之女有两个,一个是刘秀融,另一个是林建岳的女儿林恬儿,都是L君,到底是谁,也许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刘秀融虽然一直过着不差钱的生活,然而在2017年刘銮雄分身家的时候,没有留给女儿任何房产或股份,原因大概是因为女儿已经从妈妈宝咏琴那里继承了45%了。

目前刘秀融还没有结婚,甚至连绯闻都没传出一二,刘家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都被媒体追击多年,只有她似乎被人们忘却了,甚至连哥哥刘鸣炜的社交账号里也从没出现过妹妹的身影,采访时也几乎不会谈起她,香港媒体说她是“最难嫁的千金”。

可能她是下定决心要过最低调的生活,远离镜头的困扰,看起来似乎是被父母的离婚大战给吓着了。

前段时间甘比曾经发过一条动态,意思是去酒店吃了大餐,蟹膏、黑松露敞开了吃,吃得很满足,还@了一个人,叫sonia cheng。

而这位sonia cheng真名叫郑志雯,正是瑰丽酒店(Rosewood Hotel)的首席行政总裁,以及她还有更著名的一个身份是郑裕彤的孙女、郑家纯的女儿。

那关系可深了哇——因为和郑家纯生下二子的女友,正是刘銮雄的前女友,她就是王颖妤……而甘比是刘銮雄的老婆,甘比和郑志雯又是闺蜜,大家品品这关系网:老公的前女友是闺蜜老爸的二奶,感叹一句香港的名利圈可真不大啊哈哈。

所以这位王颖妤也是个狠角色,先搞定了刘銮雄,又搞定了郑家纯,两位大佬都败在石榴裙下不说,关键刘銮雄和郑家纯还有很深的交情,大刘要叫郑裕彤一声叔;而且,这位王颖妤也不是国色天香的姿色,这事就有点玄乎了。

王颖妤出现在吕丽君之前,最常见的说法是吕丽君是伦敦LV店的SALE,因为王颖妤最爱买LV,豪客与柜姐成为闺蜜,但就在这一买一卖之间,吕丽君暗搭上了大刘,王颖妤忍不了这口气,因为她自认是“蓝血”。

什么“蓝血”?就是高贵的血统,王确实出身不凡,父亲王见秋是前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前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主席,一家人的社会地位都不错。

刚认识刘銮雄的时候,王颖妤确实有点“律政俏佳人”的范儿,于是和刘銮雄很快恋爱。

不过王颖妤的优势不在于恋爱,而在于她的确是很有能力的律师,她做刘銮雄助手的那些年,替刘銮雄打过不少官司,大部分都赢了,也见证了刘銮雄很关键的一段发展。所以王颖妤很快做到高管的位置,1997年升为华人置业及爱美高中国执行董事,1998年升为华人置业集团总经理。

王颖妤2001年离开华置,其原因一部分来自于宝咏琴的攻击,当然更重要的是她那时已经认识了郑裕彤的儿子郑家纯。

郑裕彤的新世界集团,比刘銮雄的华置更为资深,那些年香港的老钱家族聚会,还没大刘什么事。

王颖妤和刘銮雄分手的时候也有过几次激烈的骂战,刘銮雄说她拜金虚荣吃燕窝吃到白菜一样,反正大刘也深谙世情,深深知道怎么骂女人才能羞辱到她,但后来也收声不骂了,有记者问为什么不骂了?刘銮雄说“个主谋有财有势,我得罪唔起。”可见,那时王颖妤背后就已经有了郑家人的支持。

▲郑裕彤比刘銮雄辈分大、实力强,而且算是良师益友,刘銮雄得病后还公开感激彤叔对他生活上的提点。

和刘銮雄分手后,王颖妤成为了郑家纯的地下情人,那时郑家纯已经有家庭,老婆叶美卿生下了郑志刚、郑志雯、郑志明、郑志亮四个孩子,只不过夫妻二人早已经达成默契,各有各的生活,只是在关键场合才合体出现。

王颖妤在2004年自立门户成立律师事务所,地址就在新世界大楼7楼,而且几乎包揽了涉及到新世界的大部分官司,赚得盆满钵满。那段时间她也真正地跻身上流社会,常常出席名表派对时尚晚宴之类。

▲王海珍后来嫁给了一位成功富商,生了两个儿子,还开了个花店,过着富贵生活,也算混在京圈中,但她从2017年就开始不更新微博了。

王颖妤在专业方面的确很强,2006年新世界和美国地产公司的官司一下子赢了28亿美元的赔偿,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案子,也名气大震。

每次出庭,都全身贵气,引得媒体都不关注案子了,全在关注王颖妤的大钻石和名牌包包。

王颖妤后来为郑家纯生了两个儿子,但十分低调,孩子们都在英国生活,一开始跟着妈妈姓王,直到郑裕彤去世,家族讣告中首次出现两个男孩的名字,才真正改姓郑。

如今,王颖妤依然十分低调,她名下的公司大部分都在英国,运营了一个以儿子名字首字母JP命名的画廊,有时会出现在艺术展上。

今年王颖妤也52岁了,孩子们应该也渐渐长大,至于名分,她貌似不追求也不在意。不过郑家纯原配的四个孩子如今正是当打之年,也都各自有自己的力量阵营,羽翼渐丰,这一家子的利益纠纷,又是另外的精彩故事了……

只能说,有财富的地方就有故事,如果说在生病之前,大刘的故事还充满着许多暧昧纠缠、爱恨情仇的元素,那么如今,大刘身体抱恙,刘家第二代也长大、成熟,这些故事完完全全就只剩下利益分配。

就像赌王那个庞大的家族一样,老婆多,孩子多,好处是可以在众多的子女中挑选最能干的一位继任者,但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家族利益分配就格外艰难,甚至有牵一发动全身的危险。

每个支系都有自己的一摊生活,身后都牵扯到一大堆人马,人心繁复,财富诱人。作为当家者,给哪个孩子多一些、哪个孩子少一些,都免不了要引起纷争。所以,对于富豪来说,“多子多福”也像一把双刃剑,赌王都已经气若游丝还被几个女儿争来抢去发声明,不就是最活生生的例子吗?

相比起赌王,虽然刘銮雄没有家大业大到那个份上,但也是香港数得着的富豪,家里人都还是对华置的财产有着各种各样的小心思。

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内,大部分富豪之家都会采取“长嗣继承制”,也就是与原配妻子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具有天然的继承优势,这很像封建时代的皇族传统;

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很多富豪也会采取更科学合理的办法,那就是对众多子女进行广泛的教育培养,再从中筛选最好的。

看得出刘銮雄也是想走这条路,他的孩子们虽然都经历过这样那样的狗血人生,但是在教育上却享受到最好的资源,每个孩子都上了最好的学校。

只不过,有时候命运太爱开玩笑,尽管有7个孩子那么多,但目前来看却没有一个可以当继承人的,老大刘鸣炜明确表态置身事外,其他的儿子们又太小,女儿压根不考虑。吕丽君一系变成弃子,刘銮雄最后做出的决定是把这一切托付给甘比,大概也是想把宝压在甘比的儿子刘仲学身上,希望他长大成人之后能接过这一摊。

然而,刘仲学又真的是那块料吗?或者,他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刘鸣炜?在他长大之前,别忘了吕丽君还有个儿子呢,这一切都不好说啊……

只能说,富豪再精明,也只能顾得了一世,下一代的运势,那可就真的考验玄学与时运了。也许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里,刘家的故事还是演不完,各位孩子们接过命运的接力棒,继续上演下一部真人秀了吧……

PS. 上周末的公号星标抽奖活动得到了大家的踊跃支持,恭喜以下6位获得我们的礼盒奖品!

这类的抽奖活动我们接下来会不定期举办,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持续关注与支持,祝大家一切安好~

推荐: 名利场庹家兄弟(上):吴倩莲前男友再婚,白马王子是怎样变成失控中男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