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棒球对奥运不再急功近利

“田径有5个项目有被砍掉的可能。”日前,澳大利亚《时代报》称,据澳大利亚奥委会官员布瑞恩·罗伊透露,国际奥委会(IOC)临时会议上周在摩洛哥全票通过的《奥运议程2020》40项方案,已引起了连锁反应,田径正面临“瘦身”的可能。

“尽管东京方面对棒垒球重返奥运会态度积极,但按现在的计算方法,已经合并为一个大项的棒垒球,将占两个小项的名额。因此,入奥的前提是对田径和游泳这些小项较多的项目进行调整。”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中心副主任李高潮今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IOC会议讨论决定,今后,奥运会设项将废除夏季奥运会以前竞技项目为28项的数字上限,修改为原则上不超过310个项目和10500人参赛的范围。因此,新项目的加入预示着一些原有项目将被淘汰,但本届会议的调整结果“已经为2020年棒垒球进入东京奥运会开了一扇门。”

由于设施投入费用较高,棒球不发达地区赛后的场馆难以利用,以及奥运会上参加垒球比赛的国家和地区太少等问题,棒垒球项目在北京奥运会之后被“除名”。为了回到奥运大家庭,棒球比赛从9局降至7局与垒球相同,并主动合为一个大项,但在去年9月IOC大会的讨论中,仍惜败给摔跤,与东京奥运会比赛擦肩而过。然而,仅仅两个月后便出现了转机,新上任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访问日本时表示,“我们正在讨论(棒垒球的前景)。”因此,不排除将棒垒球重新列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项目的可能。

巴赫的“诺言”在本次奥委会改革项目中得到初步体现。“作为在日本最受欢迎的运动,棒球在日本有近百年的历史,对于日本民众而言,它不但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精神追求。”目前,从事棒球职业化推广的中国国家棒球队前队员徐峥表示,日本棒球产业十分发达,若此次回归失利,对日本的体育产业将是一次重创。此外,作为亚洲棒垒球运动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日本多次获得奥运会前3名,因此,棒垒球重返奥运在日本的呼声很高。

“棒球还是下届全运会的正式项目,所以,专业队模式可以继续维系,同时,棒球联赛重启,也能为选手提供更多比赛经验。”李高潮表示,若棒垒球重返奥运成功,中国已经作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但现在讨论的还只是可能性,如果东京奥组委就项目作出相应调整,也要在明年7月的IOC总会上才会有最终结果。”而无论能否重返奥运,中国棒球坚持市场化的方向也不会改变,“现在考虑项目如何发展,应当着重发挥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的社会效益。”

在徐峥看来,市场化、产业化,让棒球形成完整健康的产业链,应作为中国棒球的当务之急,但中国棒球想要迅速产业化并形成自身的造血能力,目前还难度较大。因此,如果“棒垒球回归奥运,相信能从国家政策方面得到更多的支持,至少能培养更多的青少年选手。但在竞技成绩上,不应对东京奥运有急功近利的想法,中国棒球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些。”

“田径有5个项目有被砍掉的可能。”日前,澳大利亚《时代报》称,据澳大利亚奥委会官员布瑞恩·罗伊透露,国际奥委会(IOC)临时会议上周在摩洛哥全票通过的《奥运议程2020》40项方案,已引起了连锁反应,田径正面临“瘦身”的可能。

“尽管东京方面对棒垒球重返奥运会态度积极,但按现在的计算方法,已经合并为一个大项的棒垒球,将占两个小项的名额。因此,入奥的前提是对田径和游泳这些小项较多的项目进行调整。”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中心副主任李高潮今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IOC会议讨论决定,今后,奥运会设项将废除夏季奥运会以前竞技项目为28项的数字上限,修改为原则上不超过310个项目和10500人参赛的范围。因此,新项目的加入预示着一些原有项目将被淘汰,但本届会议的调整结果“已经为2020年棒垒球进入东京奥运会开了一扇门。”

由于设施投入费用较高,棒球不发达地区赛后的场馆难以利用,以及奥运会上参加垒球比赛的国家和地区太少等问题,棒垒球项目在北京奥运会之后被“除名”。为了回到奥运大家庭,棒球比赛从9局降至7局与垒球相同,并主动合为一个大项,但在去年9月IOC大会的讨论中,仍惜败给摔跤,与东京奥运会比赛擦肩而过。然而,仅仅两个月后便出现了转机,新上任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访问日本时表示,“我们正在讨论(棒垒球的前景)。”因此,不排除将棒垒球重新列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项目的可能。

巴赫的“诺言”在本次奥委会改革项目中得到初步体现。“作为在日本最受欢迎的运动,棒球在日本有近百年的历史,对于日本民众而言,它不但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精神追求。”目前,从事棒球职业化推广的中国国家棒球队前队员徐峥表示,日本棒球产业十分发达,若此次回归失利,对日本的体育产业将是一次重创。此外,作为亚洲棒垒球运动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日本多次获得奥运会前3名,因此,棒垒球重返奥运在日本的呼声很高。

“棒球还是下届全运会的正式项目,所以,专业队模式可以继续维系,同时,棒球联赛重启,也能为选手提供更多比赛经验。”李高潮表示,若棒垒球重返奥运成功,中国已经作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但现在讨论的还只是可能性,如果东京奥组委就项目作出相应调整,也要在明年7月的IOC总会上才会有最终结果。”而无论能否重返奥运,中国棒球坚持市场化的方向也不会改变,“现在考虑项目如何发展,应当着重发挥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的社会效益。”

在徐峥看来,市场化、产业化,让棒球形成完整健康的产业链,应作为中国棒球的当务之急,但中国棒球想要迅速产业化并形成自身的造血能力,目前还难度较大。因此,如果“棒垒球回归奥运,相信能从国家政策方面得到更多的支持,至少能培养更多的青少年选手。但在竞技成绩上,不应对东京奥运有急功近利的想法,中国棒球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